图片 2

华贵、高雅高雅的“黑靓妞”

《山海经》有载:“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古风》有云:“西上莲花山,迢迢见明星。”

陈坛根,1949年出生于龙泉青瓷世家,从小随父学艺,1964年进入龙泉瓷厂工作。现为中国陶瓷艺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丽水学院客座教授、龙泉古窑瓷研究所所长。

——关于龙泉黑胎青瓷的鉴赏要点

陈卫星先生,生于龙泉青瓷世家,其兄陈卫武乃“龙泉三杰”之一,夫人严少英亦是龙泉青瓷艺人中之翘楚。此等青瓷世家长成的灵魂,仿佛从出生便带着天然的灵犀!

中国陶瓷艺术大师陈坛根称龙泉青瓷一定要“原矿配土” 讲究原汁原味

图片 1

陈卫星师从宋瓷,自幼学习宋元龙泉窑青瓷标本,从懵懂孩童到如今的青年才俊,始终刻苦专注于制瓷一技,远赴日、韩等国交流深造,归来独创仿古铁胎开片系列传世哥窑作品,正可谓是“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古往今来的各色瓷器中,青瓷无疑是佼佼者。而浙江的龙泉青瓷,更是以“雨过天青云破处,梅子流酸泛绿时”的至美境界,将深沉、优雅、含蓄的青瓷美学推向了历史的高峰。

青瓷碗(宋代哥窑)

陈先生鲜少问津旁事,一心痴于制瓷。其作崇尚极简主义,朴素而极具美感,静逸而充满力量,故被颂以“瓷疯”美誉。而这个“瓷疯”亦将全部身心付予了“哥窑”。

作为中国制瓷历史上最长的一个瓷窑系,在长达1600多年的时光里,朝代更迭,世事变迁,龙泉的窑火虽然时有微弱,却从未熄灭。2006年,龙泉青瓷更是以全球唯一的陶瓷类项目,入选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龙泉青瓷何以能保持千年不绝的生命力?当代的龙泉工匠们,又何以能气定神闲、坚定不移地守望传统?从中国陶瓷艺术大师陈坛根的身上,我们或许能找到一些答案。

(编注:墨绿色釉的器物稀少而珍贵,是黑胎青瓷 精品中的珍品。)

“哥窑”名列宋代五大名窑,其精在于器形“合于自然”,其型要求甚高,兼具素朴、简约、端庄、大气的文化理念,与道家理念息息相通,神韵与技艺缺一不可,方可称为真正的“哥窑”。

转机:

龙泉黑胎青瓷,出现于南宋中晚期。

“精雕细琢天上有,鬼斧神工人间无。”上品瓷器追求天人合一,“神工”“神采”和“神韵”不可或缺。陈先生之作采用纯天然矿物质釉,烧制难度大,而成品率极低!虽如此,陈先生每每亦能制出温润静美的瓷器,足见其技之精之湛,恰如韩愈诗云:“自云有奇术,探妙知天工。”

龙泉青瓷复烧得益于法国童话

在“2012龙泉黑胎青瓷与哥窑论证会”上,来自中科院、社科院、北大、浙大等20多位专家达成共识:龙泉黑胎青瓷即是文献记载中的“哥窑”。

郭若虚云:“人品既已高矣,气韵不得不高;气韵既已高矣,生动不得不至。”陈先生制瓷,极重“神韵”。经历人生的沉淀与岁月的打磨,陈先生的匠心与灵魂皆已至臻境。古人云:“灵心胜造物,妙手夺天工。”陈先生以古为师,所制瓷之神韵跃然于器物细节表象间,器物的口沿,修足的刀法和力度,转角处的缓与急,一分一毫之间尽显世家风范,张力十足而又灵气非凡。视器物,感神韵,陈先生之作堪为瓷器神韵之典范。

龙泉地处浙西南,为瓯江、闽江、钱塘江三江发源地。三国时期,当地的老百姓已经开始利用这里优越的自然条件烧制青瓷。北宋后期直至南宋,随宋王朝的南迁,结合南艺北技的龙泉窑,把青瓷生产推向一个全盛的时期。而到了明中后期直至清朝,随着青花瓷的兴起以及海上贸易的衰落,龙泉青瓷的外销量开始锐减。盛极一时的龙泉窑口纷纷倒闭,改烧民间通用青瓷,造型、烧制都不及以前精致。所以,1949年出生于龙泉青瓷世家的陈坛根,小时候的耳闻目睹,全是关于龙泉青瓷衰败至极的印象。

哥窑是历史上唯一的宫庭窑,是北宋朝
宫庭制瓷工艺中的稀世珍品,明代文献中记载的宋代五大名窑之一。

荀子所云“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诚乃龙泉青瓷之精髓,世家大器之气魄。陈卫星先生以匠人之心,做一世瓷事,不疯魔,不成活,先生真真是视瓷若命的“瓷疯”!

陈坛根的爷爷陈福财在清末宣统年间就开始烧制青瓷了。父亲陈裕行出生于1913年,烧制的青瓷在当代也是小有名气。然而在当时的环境下,这些“民间高手”的技艺并没有太大的施展空间。他们平时以务农为主,烧瓷只是“兼职”工作,逢年过节,当地有买新碟新碗过年的风俗,这个时候,青瓷工匠们才会忙活一阵,过过手瘾的同时,也为自己困顿的生活赚上一点外快。

从两宋至今,黑胎青瓷其制作之精细、使用等级之高端,皆为众品之上。其精美程度和历史地位犹如瓷中尊品。

[华贵、高雅高雅的“黑靓妞”。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图片转载自网络,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所属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价值判断,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未署名,系检索无法确定原作者,原作者可以随时联系我们予以署名更正,或做删除处理。谢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谢谢您的配合和给予我们的理解支持。

陈坛根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爸爸学做青瓷,但这个行当在年幼的他的眼里,只有一个“苦”字,并无美感可言。

她那雍容华贵的皇家气质,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艺术感染力和永恒的魅力,使其拥有“黑美人”之赞誉。

转机是从“雪拉同”开始的。

图片 2

陈坛根告诉记者,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许多到访中国的外国专家都向外事人员表达他们对一种名为“雪拉同”的中国瓷器的向往之情。问的人实在太多了,一头雾水的工作人员于是向当时故宫博物院古陶瓷专家陈万里先生请教。陈先生哈哈大笑,“就是龙泉青瓷嘛!”

香炉(宋代哥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