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和南:当代书法要表现时代跳跃感

www.46664066.com,军旅书法家张建斌:习字30余年,“书法就是创造美”

■艺术名家谈 素描:
陈和南,浙江衢州人,自幼酷爱书画,从艺六十余年。东方书画艺术家协会会员,上海中华书画协会会员、东坡书画研究院院士、内蒙古书画研究院特邀书画家、盛世轩(北京)书画艺术研究院签约画家,1948年生人,斋名半耕居,一粟斋,自号半耕居主,华坞山人。作品入编《全国杰出书画家精典》、《中国当代书画名家名作博览》、《中国书画才情展示作品集》等。
2012年深圳文博会,吸引了全国各地艺术家参加。陈和南的作品受到前来参观的游客和外国嘉宾的广泛关注。
栏目主持 谢梦 深圳文博会充满艺术活力
南方日报(微博):您是如何和“书法”结缘的?能否跟我们分享一下您的从艺经历?书法对您而言,最重要的作用在哪里?
陈和南:宁静致远的心境,是从艺60多年最大的收获。我觉得人一生中总有一些缘分是注定的,三岁时,任私塾先生的外祖父开始领我进入书法的门槛,沾染书墨,与各色法帖结缘,开始了一生的摹画。
我一生主要从事教育教学工作,课余时间主要为相关单位的各种会议、活动抄写专栏、标语等,尤其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样的经历也为我的书画艺术创作打下了扎实的基础。说起来,我与书法结缘已有长达六十余年了,有书法相伴,我乐在其中。
如果说,是长辈让我结下了翰墨缘、给予我书法之灵感的话,那么,书法给予我的就是人生境界的改变:从乡村到城市,从一名普通的教师到专业的书法家,这一路走来,收获了的除了鲜花、赞扬,更重要的就是,通过艺术创作,我得到一个宁静致远的心境。
南方日报:此次您是第几次参加文博会?您的感受是什么?
陈和南: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文博会,文博会给我的感觉很震撼,让我感觉不虚此行,我虽然刚到深圳不久,但我有很多广东朋友,我走过广州、深圳等中国南部地区,给我总体感觉是,这里的文化充满了活力,很有生命力。在展会期间,我跟很多书法爱好者有交流,“这幅字该怎么用墨”、“这个字用的是什么笔法”,从小学生,到老年人,很多朋友在驻足欣赏之余,还不忘向我请教书法之道,这样的活动对于艺术发展意义深远。
书法能展示一个时代的朝气
南方日报:站在赏析的角度看,您如何理解中国书法的价值?
陈和南:我觉得书法首先是一种文化。书法在实现其记录的基础作用之外,更体现着整个民族的文化历史以及其所处时代的特征,是综合而不孤立的,是时代的产物,“笔墨当随时代”,透过书法也能展示出一个时代的朝气来。当代书法要表现出时代的跳跃感、动感、美感和节奏感。
其次,书法更是一种艺术。所谓书法作品是艺术,因为汉字书写不仅可以进行文字交流,同时也可以兼用抒情和欣赏,也具有和其它如绘画、音乐等艺术门类一样的传情和审美的作用。书法作品应该是饱含美感情性的艺术“画卷”,当然,立足于表现手法看,书法作品又应该是充满着优秀书写技法的书写范本。所以,书法具有很大的实用价值和很高的审美价值,是汉字实用与审美的统一体。
南方日报:由于互联网对当下青少年的影响,书法似乎在今天已经式微。书法爱好者这个群体在年轻人中出现断层,您是否认同这一现象?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何有效地保护,弘扬民族文化?
陈和南:书法需要积淀,反对“速成”。书法爱好者在当代年轻人中出现断层,原因还是
“浮躁”。由市场经济带来的“浮躁”,这些体现在很多方面,比方说:国内大部分省市中小学已经取消了书法课,有的学校将书法归入“艺术”或“语言文字学”学科,书法被淡出了教育的正式课程。不仅是中小学,目前国内开设的书法专业的大学也极少,导致师资匮乏;现在学校只注重考试,不注重青少年的书写,加上网络流行,使用键盘比纸张书写还要多,这对书法教育的断层都有很多负面作用。
对于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来讲,要在书法艺术上有所作为,比任何一个时期都难。一个客观的原因是“写字”这门艺术已经没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作为书写的工具–毛笔已经退出了日常生活。绝大多数人对书法书写工具的性能知之甚少,对运笔使墨无从体会,因此要真正了解这门艺术的奇妙是难于上青天。
一种好的迹象就是,近年来,在全国各地掀起了一浪又一浪的书法艺术的热潮,在广大的青少年中爱好书法、研习书法的人越来越多,使这一古老的艺术焕发了勃勃生机。这是一种好的迹象。但是,同时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书法本来是一种高雅的艺术形式,是修身养性,陶冶情操的绝好方式,如果把它当成人生“速成”的手段,为名为利,徒手而来,将会学无所成。
当代书画作品估值低、潜力大
南方日报:您对于现在的艺术收藏市场有什么看法呢?,您怎么看待频频出现的书法绘画炒作现象?
陈和南:我认为收集当代中国书画作品的风气虽已逐渐形成,但仍属起步阶段,对当代许多优秀艺术家未能给予足够的重视,其作品价格普遍偏低,与国外有些画家作品价格比起来,存在较大的差距。这些升值的潜力极大。
在当下书法艺术大发展大繁荣的态势下,书坛也潜伏着令人深思的危机,这些表现在思维的浮躁、审美的浮华、形式的浮夸与评论的浮浅。我认为一个有远大理想的书法家,应自始至终以谦逊之心潜心钻研,刻苦磨练,做对后世和历史负责任的事情,只有淡泊名利的书法家,才能创作出无愧于时代的精品。
南方日报:初涉艺术品收藏领域的人倾向于画作收藏,对书法收藏了解不多,您认为两种收藏区别在哪?名家的书法作品在拍卖的流程中一般会出现哪些问题?收藏者需要注意些什么?
陈和南:收藏书法三要素:作品个性鲜明、笔墨有技法难度、创作认真不滥。在我看来,书画同源,象形文字就是最好的例子,书法和画作都有很大的收藏价值,区别也许就在审美性和实用性上,两者在审美性和实用性上各有侧重。比如书法,作为文字的艺术表现形式,本身还有一定的实用性。不过当前,书法由实用性正在慢慢偏向审美性转变。
当代最有希望的书法家,已渐渐浮现,可以说收藏目标已较为清晰。我认为,收藏书法作品只需三要素,作品要有鲜明的个性,用笔墨有技法难度,创作认真而不滥,忽略这三点,盲目跟风,则风险很大。
同时,像文博会这样的平台,加强了艺术家与观众的直接接触,收藏者直接接触艺术家则避免了走弯路。

艺术的魅力何在?在我看来,不论何种艺术,都是美的,如果艺术没有美,那么就不能称之为艺术。但是,仅仅美的东西不能称之为艺术,艺术更需要灵魂,需要震撼人心和人性的魅力,需用不随着时光流逝而沉沦的生命力。书法艺术就是一种具有穿越时空魅力的艺术生命。

张建斌的书法作品,真诚自然,干净利落,极少沾染这个时代“张扬”的风气,却又给人在审美视觉上强烈冲击力。在30多年的军旅生涯中,他一直利用闲暇时间坚持研习书画,书写了一幅幅笔精墨妙的作品,获得业内充分肯定和好评,成为军旅书法家中的一个代表。

自书法诞生以来,它就以直楔人们的视觉和心灵而跨越历史长河的生命形态存在。尽管起起伏伏,书法艺术经历的沧桑的命运,但它仍以顽强不息的艺术生命存在中国人的基因密码中。

张建斌是江苏扬州人,1983年考入军校并入伍。自幼受书画艺术熏陶,喜爱书法,所谓“书法入贴,落笔北碑”,传统的“法帖”、“碑刻”都是张建斌自幼习字内容。他认为,中国上下五千年文化,三千年的书法史,留下的丰富资源,都是学习挖掘不尽的宝藏。

不过,在丑书盛行的当代,书法的这一面孔亵渎了中国人骨子里的传统审美格调。许多老一辈书法艺术家对此潮流深恶痛绝却无可奈何。但是仍有不少青年书法家走的是传统艺术美的书法之路,比如赵世界。

陈和南:当代书法要表现时代跳跃感。然而,“读贴能增加视野,兼吸百家,然未必能得法;学要得法,不实践,不操练,终成不了书法家。”张建斌认为,所谓的“法”,即笔法、字法、章法、墨法等得其要领全靠实践,“古人都有临池”,在部队,业余时间习字成了他生活中重要一部分。

赵世界,字墨翰,号上竹,军旅书法家,中共党员,1971年出生于安徽省长丰县,自幼喜爱书法。1989年入伍,在部队期间长期兼职师团的文化宣传工作并有幸结识着名书法家武中奇先生。在名师指点下,其书法艺术突破藩篱,有了质的飞跃和进步,形成飘逸潇洒、遒媚和婉的艺术风格。书法作品多次在省内外参展并获奖,是当下社会较具投资潜力的中青年书法家之一,作品已被多家博物馆、美术馆及国内外收藏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