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6664066.com 1

何水法的花王将在开进中黄炎子孙民共和国国家博物院【www.46664066.com】

中国冲墨画派创始人李长文先生近影

www.46664066.com 1

数千年来中国画人的浩荡大军象挖宝探珍一样在追求笔墨新美的道路上,一代又一代不知疲倦的奔涌向前,乐而忘忧。大师们的成功,不是因为他们走对了方向,而是在于他们把握方向的能力以及对自己灵魂的主宰、性格的跳脱、还有命运的偶遇。

人物名片何水法,1946年8月生于杭州,祖籍绍兴,1980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花鸟画研究生班。现为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政协常委,浙江省人民政府参事,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画学会副会长,浙江省特级专家,浙江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导,西泠印社理事,乌克兰国家艺术科学院院士,乌克兰利沃夫国立艺术学院荣誉博士,福建省画院、福州画院名誉院长,杭州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名誉院长,洛阳画院名誉院长,洛阳师范学院美术学院名誉院长,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明日,抱华追梦何水法花鸟画展将在北京中国国家博物馆举行。本次《抱华追梦》展览酝酿了近三年的时间,展示了何水法众多第一次面世的大写意新作,既有大气磅礴的鸿篇巨制《二月花放春如海》、《天香》、《梦霞》、《万丈红霄》、《望湖楼怀古》,也有婉约细腻的没骨小品,韵味隽永的精妙笔墨,仿佛是一首交响诗,书写着他丰富的内心世界与他感知的时代气象。抱华追梦拥抱鲜花、拥抱中华、追寻梦想,这是何水法的追求,也正是我们时代所需要的精神。其作品一如陆俨少先生所言水法年方少壮,刻镂谨微,精进不己,因此而放笔直扫拓为意笔,可医近世无根少蒂之病。据悉,这是何水法第三次进京举办个人画展。何水法的艺术思想与心灵向度文/罗明标1975年,刘海粟先生有言:何水法这个小青年将来有两个可能:一是昙花一现,二是大器晚成。40年后,作为中国当代大写意花鸟画的领军人物,何水法先生虽年亦古稀,但仍壮心不已。作为其第三次进京个人大展,他的作品依旧以其独特的何氏风格,磅礴的气势,盎然的生机,有声有色地引领着当代大写意花鸟画的时代风向标,再造中国花鸟画的时代里程碑。20世纪80年代,中国花鸟画有着被边缘化的趋势,花鸟画发展遇到了瓶颈。然而,当何水法的《灼灼红芳》在全国美展获得大奖后,人们的审美聚焦又从历史回到了现实。吴冠中说:何水法这个人不择手段,即择一切手段传递笔墨语言。化形式为内容。花鸟画的形式问题古往今来每一个大家都为之呕心沥血,然而要在形式上彻底颠覆传统并不现实。何水法调动或变换一切语言媒介为内容服务:从搬下石头到无场景构图;从突破传统到以水为魂;从色为我用到笔墨心象等等。他所关注的是一个生命的有机整体,而不是纯自然的一花一木;他的画面总给人一种生命律动感,这种生命式的审美观照与人的精神气质形成了一种互动的美感形式,这种形式不仅属于他个人,同时也属于这个绽放梦想的时代。何水法的绘画形式注入了文化生命之精神,他化形式为内容或以内容写形式,他的审美图式即是形式也是内容,作为一个画家重要的是不断地发现自我,又不断地在发现中寻找更有生命力的绘画语素。如《秋露》、《天然真色》、《二月花放春如海》,很难把形式和内容泾渭分论。但从他那大气磅礴的生命节奏中我们能触摸到21世纪中国花鸟画的新脉动、新情境、新生态。化笔墨为情怀。何水法的笔墨中国画坛有目共睹,但他从不抱守笔墨。他强调笔墨是情怀、是境界。对齐白石的似与不似,他亦有新的觉解。似与不似过去我们从形而下理解的较多,要真正读懂白石老人之苦心一定要从形而上着眼。因为似与不似既关形式又关精神。何水法笔下的花鸟不在乎似与不似,他关注的是生命磁场、是精神气象、是美的创想。如《一串红》、《倾阳》等,笔墨已完全诗意化、情思化、生命化了。这些笔墨既是21世纪艺术生命的活体,又是中国艺术精神之本体。化花鸟为天地。一个大艺术家不但要有天地心,更要有天地情。心,是艺术的感发地;情,是艺术的生命源。惟大我之心,方能生出大我之情和大我之勇。这样的艺术才能真正实现己欲达而达人。何水法说,我笔下之花是生命之花、精神之花、人性之花,说到底是天地之花。它代表着21世纪中国花鸟画艺术的高度,也代表着艺术家灵魂的深度。从生命本体出发、从时代情志出发,小题材大视角、小场景大世界,何水法用大生命观观照花花草草,何水法之情是情的格物,是心的超迈。《总领群芳》、《青龙》等系列作品,并不是艺术家对已有影像的记忆和重复,还是对花鸟精神想象的再创造,是人们诠释生活、刷新灵魂的美学符号;是艺术家视觉情感和人文情怀朝向天地的回归。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双菜图到世纪之交的画笔传神总是春,再到今天的和烟映日殷似火,何水法的艺术带着时代之画语、带着生命之象征、带着天地之愿景,走向人类共同的精神家园。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我们说何水法是中国的,亦是世界的。

何水法的花王将在开进中黄炎子孙民共和国国家博物院【www.46664066.com】。一些理论家们引经据典的理性框套,听起来舒服,做起来顺手,但却导引了一些盲目追探者陷入其中,使他们很难走出蹈袭的泥沼。学术是非常严谨的,探索是极为艰辛的,创新决不是凭空产生的,中国画的出新需要艺术家美学知识结构的多元立体式整合以及灵魂的大化,还要把获取真美的执着与坚定汇入时间的河流里……

www.46664066.com,编辑:徐啸岚

李长文先生作品-瑞雪丰年

坦途无异卉、高巅生奇香。徐青藤的成功在于守住了他那块儿“黑团团中墨团团,墨团团中天地宽里”长出的那朵孤寂芳华。八大山人的横空立世,来自于他对生命质量绝不妥协的信念以及那颗“哭之笑之”的简约灵魂;吴昌硕用一支拖泥带水的秃笔谱写着他生命的浑厚凝重、执着壮雄,以致他在用笔的老道上至今仍无人企及;”长思以长绳系日”的百岁老人齐白石,用生命与艺术的长线天真烂漫的勾勒出生命的“大俗至大雅”;我们很难评判出“南潘北李”两位先师在艺术成就上的高下,苦禅先师的最大贡献是在中国花鸟画领域,将其“随缘成迹”的大笔拖墨法韵叠出的简括厚重效果,把水墨在宣纸上产生出来的大美推向了极致,从而启发我们在笔墨的趋雅避俗上少走弯路。先生之艺若黄钟大吕之音,仍将继续影响着我们的一代又一代;潘天寿的一生都在为艺术的个性而追索着,他深谙”艺道即孤”的秘笈,”不择手段”的调动着水墨在宣纸上的裂变,使其产生出具有震撼性、离奇诡谲、老辣苍雄的效果。潘艺在我们心幕中的回放时会永远散发出过目难忘、霸气纵横的光芒;吴冠中笔墨的”零”像艺桥之孔融贯中西,以洋为中用的笔墨新嫁接在宣纸上尽情的”排兵布阵”,温润而灵动的彩墨线条牵动着中华民族温文尔雅的审美情怀,创造了独特的吴氏美感征服……

李长文先生作品-美意年年有

一味的追溯先贤们的座座高巅带给我们的只能是激动与仰叹,这样会离我们要研究的主题愈来愈远。路还是要靠自己去走,让我们迈开现实的脚步,来探讨走出中国画笔墨困惑的几个关键问题:

李长文先生作品-立冠高远图

一、论中国大写意画的”不雕”与”无意”

我们单单具有中国画深厚的笔墨功底是远远不够的,还须具备以学制炼、物化天开的哲性思维。纵观当下中国画坛的网络平台,每每有数以万计的”好作品”在我们面前徐徐掠过,乍一看它们似乎都面面俱到、顺理成章,但若细细品味大都是没有灵魂的群体性仿效,就
山水画而言,你搞深远的效果,我拚更为甚的。你搞空朦的,我制做出比你更淡的……大有山雀漫飞,一一如一之视当。更有相当之画人,趋之若鹜把笔墨在宣纸上层层叠加,漫无目的的倚斜相并,没完没了显摆着笔墨掌控力的“熟”……这些无谓的慷慨所带来的不是收获,仅为一己之悦,或谓“自欺”耳!且都无助于我们的成功,就像湮没在万千朝圣者中的个体永远无法出人头地,因为大家都知道,都在做。老子在道德经里说:“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所有人都知道的美,已经不是美了。一位植物学家这样说过:如果含笑的香味同百合一样,那他东施效颦,没有找到自己存在的理由。

李长文先生作品-农家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