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写意花鸟画大师的出现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黄多良的花鸟画我很早就有印象,他画如其人,为人低调随和,高贵的人品浸入画中,作品虽未达到炉火纯青的境地,但已看到他的将来的艺术成就非同一般,不仅有深厚的文学修为而且对于自己要求严格刻苦钻研,现拜与中国国家画院陈鹏老师门下专心研习画好画,努力追溯花鸟画的笔墨根源,从传承中寻求发展。

澳门网上游戏赌场,中国的写意花鸟画是人类艺苑中的一朵奇葩,世界上没有一种绘画能像中国写意花鸟画那样仅用寥寥数笔就能达到写貌取神、摄魂夺魄的境界。然而,这一中华民族文化的传统瑰宝,在经历了近现代的鼎盛繁荣时期之后,步人当代的写意花鸟画却呈现出日渐式微的态势。或许是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郭味蕖等花鸟画大师的成就把写意花鸟画推向巅峰,令人难以逾越;或许是花鸟画创作中的完备技法、完善理念、完整体系,设立了难以攀登的障碍,使画坛后学望而生畏。与取得飞速发展的当代工笔花鸟画相比,写意花鸟画相形见绌,不仅画人屈指可数,且笔墨功力的弱化,文化承载的不足,精神品质的贫乏,理论研究的滞后等诸多弊端,使许多关注写意花鸟画发展现状的有识之士不无忧虑地发出了写意花鸟画后继乏人的慨叹。当代写意花鸟画愈来愈走入低谷,这已是不争的事实。
赵占东的可贵之处在于:面对近现代花鸟画大师耸立的座座高山,面对当代花鸟画处于曲高和寡的境地,他却能知难而进,毅然割合了油画及人物、山水画的情结,调动所有储备、心智,全力冲击写意花鸟画领域,希冀打破前人的窠臼,在大的东方文化背景下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我们正是在这一背景下,读解赵占东写意花鸟画的。
早在20世纪70年代,赵占东潜心研习过油画艺术,掌握了全面而坚实的油画技巧,具有深厚的素描、色彩、写生、创作等油画基本功。他曾以油画作品《不误战机》、《雨中》、《教师》和油画风景入选全军、全国美展,名重画坛。正当他的油画辉煌指日可待时,他却于20世纪80年代,开始追寻儿提时代的国画之梦,义无反顾地转入了对中国画的研究。他的中国画创作涉及中国画的几个不同领域,包括山水、人物,而主要成就在花鸟画方面。他的花鸟画,在造型上,注重写生,讲求物象之真实;在用色上,大胆运用西画的色彩观念,将丰富的色彩融入画面之中,试图以西方的绘画语言去转变中国画艺术语言的形式,将西画的空间关系融入中国画的开合之中,以寻求西画与中国画的融通化合,辟出一条蹊径新路。
然而,如果真的认为人写意花鸟画如此地融合创新,就能改弦易辙,那就错了。在这表现高度的生命、旋动、力量和热情的艺术中,同时又蕴含着高度的韵律、节奏、秩序的理性,不是如此简单的加法或减法所能奏效的。可以说,中国写意花鸟画,既是形、神、意整合。一体的艺术,又是阳刚大气、自成体且长盛不衰的绘画门类。从根本上说,写意花鸟乃是人自身的投射,是人精神世界的写照。因此,有识见的画家从来不采取纯自然主义的方法,他们不会在表层的形似前探求素描、写生和色彩。中国画历来以笔墨为核心,强调以心运笔、笔随心运,强调以形写神、似与不似的造型手段,更重笔情墨韵的视觉效果。这是前人的经验总结和文化积淀,是传统的精髓,离开了笔墨去侈谈所谓的创新,那将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要想有所建树,只能是缘木求鱼、画饼充饥。赵占东在他的花鸟画创作实践中,深深地体会到皮之不存,毛将附焉之道理。没有深厚的传统笔墨功力,没有中国画的笔墨语言,其创新的作品只能淹没在西方的绘画语言之中,难以显示出中国画的水墨文本特色。因此,他重新返回古典,追慕传统境界,独钟传统笔墨,沉醉于陈淳、徐渭、八大、石涛、任颐、缶老等历代大师的笔韵与格调之中。
在浸染了传统中国画精神之后,赵占东将风格传承有序的经典作品集中起来,下大力气系统地精研笔墨之法、状物写神之法,表现出对传统花鸟画理念和技法的深刻领悟和自由吞吐能力。师古人之迹使他明白:写意花鸟不是徒有虚表,而重在内涵,集中体现一个写字。这个写字又凝聚了画家的天赋、胸怀、人品、学识、修养及书法、笔墨长年累积的功力。可以说是一笔一墨见分晓,落笔瞬间见真功。写意花鸟画的难度就在于此,其美妙神奇的魅力也在于此。
艺术需要创新,只有创新才能够发展,但创新却又离不开传统。这种辩证关系已被众多艺术家们所共识。纵观近现代大师的变革创新之路,大致可以归为两种类型:一类是从传统书画人手而求古今通变的传统延续型画家,一类是从西画入手而求中西融合的现代开拓型画家。前者如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其笔墨的核心规范是书法用笔。后者如林风眠、徐悲鸿,旨在借洋兴中。而赵占东选择的则是以传统的延续和现代的开拓为审美取向,力求在自己花鸟画创作中将传统的笔墨融入自己的意象造型中,用现代西方绘画中的色彩、构图技巧等手法完成由传统向现代的转换。换句说话,赵占东始终立足于传统来探求创新,他的作品贯注着传统的血脉,同时也贯注他自己的个性、气质、追求,即使有些作品吸取了现代西方绘画的一些手法,其情调、意味也完全是中国式的,体现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突出的是中国画笔墨的意趣。在抒写胸中之象时,他是以笔墨的形式表现主客之间,以中度的不似之似的把握为要旨,过之则易流入纯粹的墨戏,不足则缺少品位。他笔下的秋藤、夏荷、丹柿、野草乃至意境的营造,一看便知是从传统中得来,但它们的立意造境、笔墨形态却又分明与古人作品判然有别。其点、线、面形成的节奏感,黑、白、灰的转换关系,以及他创造的笔墨色彩形式语言,蕴含着诸多现代绘画的要素,无不充溢着自然生命的勃勃生机和画家对生命之美的由衷赞叹。画面的形式安排,包括前无古人的、带有明显构成意味的构图处理、色调丰富而有意趣盎然的造型以及含蕴沉缅的笔法、笔意,都透露着某种激动人心的韵律。这种突出对韵律的直接表现的艺术手法,使赵占东花鸟画形成了独具个性的端庄杂流丽,刚健含婀娜的新格局。
这种新格局在他的野草系列里表现得尤为突出。以野草作为艺术创作的主体,除去白居易那首脍炙人口的《赋得古原草送别》,在历代中国画中还不多见,即使有野草的表现也不外乎作为衬景而已。也许是野草那种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极其顽强的生命力与赵占东的精神人格相合,与心灵境界默契,他喜欢它们的平凡与朴素,喜欢它们的内敛与柔韧,无论是在贫脊的石缝之间,抑或是在丰沃的旷野,无论你对它不屑一顾,抑或视而不见踩过它柔弱的身躯,它都同样平和、安详、自在地过着属于它的生活,毫无抱怨地接纳着风雨的洗礼,体味着生活在一岁一枯荣往复中的欢乐。在赵占东的眼里,野草的这种不争春夺艳、甘于寂寞、生生不息的精神是他最理想的感情载体,和其他花卉一样,野草有它的风情韵致,也同样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内涵。把野草纳入他的画面,让野草成为他表现的主题,正是画家所追求的一种生命状态,也是画家所追求的艺术生命在这一片片野草中得以升华。由此而始,赵占东一举推出了《秋声赋》、《芦汀秋韵》、《金秋》、《秋壑涸泉》、《小雪》、《秋醺图》、《花溪》、《天籁清音》、《长天秋水》等一系列表现野草的作品,开创了把野草作为中国写意花鸟画主体的先河。
在这些野草作品中,赵占东爱用满构图处理画面,他以不疲的精力和深厚的兴致,画野草奇异的重叠和组合,画山石的裂痕与纹理,画疾风劲草中流动的山气以及点缀其间的山花野果,这是充满生机的山景,也是充满生机的世界。只有对这些景物十分热爱和迷恋的艺术家,才能绘出如此动心动情的画面。
人们注意到他的野草系列,溶国画的水痕墨晕,汇西画的色光彩影,创没骨的意境情韵。在他的作品中,画家尽可能地运用富有韵律的笔墨语言,强化线条的动势,使其排列组合更具节奏感,并以多次积墨积彩之法,在宣纸上营造出繁复和谐、对比丰富的色调,使画面丰厚、坚实,空灵而不单薄,浓烈而不媚艳。在整体语言上,寻求色调与形质的统一,笔墨结构与形体结构的统一。也许是野草那种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极其顽强的生命力与赵占东的精神人格相合,与心灵境界默契,他喜欢它们的平凡与朴素,喜欢它们的内敛与柔韧,无论是在贫脊的石缝之间,抑或是在丰沃的旷野,无论你对它不屑一顾,抑或视而不见踩过它柔弱的身躯,它都同样平和、安详、自在地过着属于它的生活,毫无抱怨地接纳着风雨的洗礼,体味着生活在一岁一枯荣往复中的欢乐。在赵占东的眼里,野草的这种不争春夺艳、甘于寂寞、生生不息的精神是他最理想的感情载体,和其他花卉一样,野草有它的风情韵致,也同样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内涵。把野草纳入他的画面,让野草成为他表现的主题,正是画家所追求的一种生命状态,也是画家所追求的艺术生命在这一片片野草中得以升华。艺术上的水到渠成、瓜熟蒂落总是发生于相应的年龄段,没有人可以一步登天,惟有像野草精神那样淡泊荣辱,潜心修学,甘于寂寞者,方可有大的收获。
赵占东便是这样一位大器晚成的收获者。
多年来,他在深入研究传统、借鉴古人、吸收外来艺术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完整的写意花鸟观。他的名声日著,他的花鸟画以独具的风采出现于画坛。虽然他好像无意追求风格,但他却有两种风格引人瞩目:一种是野逸,一种是华贵。前者如《野草系列》及《细流无声》、《逆光》、《春溪》、《西江月》等作品,在冷峻苍凉中显生机,营构出或静谧、或风动、或野朴的自然空间;后者如他的《荷花系列》、《石榴》、丹柿》等作品,在意象造型的笔情墨趣中见韵味,尽显其花光的富丽烂漫与光照露气的蓊郁华滋。两种风格兼程并举,以境立意,以意取法,都具境阔景茂、形真趣远、典雅清新、蓬勃向上的一致特色。一般而言,他的作品取境真实自然并善于整体把握,布局以饱满者居多,但丰茂而不填塞,灵动而不虚旷。究其原因,一方面在于恰当地运用了虚实相生、穿插掩映的技巧;另一方面在于取其大景的整体观照,并辅之以光色的变幻。
赵占东没有忽视笔墨书法化的表情性,墨以笔为筋骨,色亦以笔为筋骨,讲究笔力、笔势、笔意的传达。但他不墨守以墨为主、以色辅之的老套,也不拘泥于一笔一墨的精妙和设色的单纯。他总是以笔趋形,以笔传神,以笔抒情,以笔生趣,以笔施墨,以笔著色,让笔墨设色服从于特定的情境与感受的表现,据此分别体用,互换宾主,不但像任伯年一样地不合众法,融双勾、泼墨、点虱、没骨为一体,甚至把山水画的皴擦点染引进写意花鸟画中,而且善于旁参西方构成的意匠与印象派的外光,从而造成了丰富的语言系统。在这丰富的语言系统中,赵占东一方面因情思与题材之异而取用词汇,另一方面则充分发挥了笔痕墨迹的浑厚朴茂和色彩的尖新浑融。他用色对比灿烂,又和谐统一,对比则分块处理,和谐则渐次过渡。在他的笔下,苍老的树枝和多姿的叶蔓,或以疾速的飞白,或以沉着的转折,留下了过程的墨迹,亦显露出运笔的心境。
毫无疑问,赵占东的写意花鸟画在横的借鉴和纵的继承中,没有淹没自己,而是独出机杼,常画常新。他用以实现出新的主要凭借之一便是写生,走进大自然,贴近生活是他锐意出新的最佳途径。他在写生中注意深入研究对象,力求穷理尽性,尽精微而致广大,升华感受;继而以中国特有的笔法线条,在物我连结上,进行既状物又抒隋的概括,同时注入个人的气质心情。再则以默写的功夫来不断涵养对物写生的取合,合造化与心愿,变自然为艺术。正是由于他把写生当作了通向创作源头的桥梁,所以能顺利地避开了只知临摹者的为法所缚,不再以古人的眼光看自然,不用别人的步履闯世界。
从气象万千的生活中走出来的赵占东,怀着对美好生活与大自然的热爱,怀着对艺术的虔诚,将那份发自肺腑的情愫流露于墨迹毫端。他的画作表现了大自然的生机和山川花木的美,充满着浓浓的生活气息和诗意般的情调。为了画好秋藤,他曾到处寻觅千姿百态的藤萝,观察写生;为画好一幅花卉,他曾无数次蹲在花旁,反复写生、揣摩、领略、体验花的美丽外表与内在精神。赵占东画路很宽,所绘题材广泛,不论是傲雪的红梅、挺拔的松树,还是含苞欲放的牡丹与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抑或是秋日长坡下被风掠过的衰草,均以真情投入,借笔墨之载体,诉画家之衷肠。画面酣畅淋漓、整一、大气;笔墨简练、单纯,浓淡对比强烈;用笔老辣纵横,用色鲜艳明朗,艳而不俗;线面结合、皴擦互用,浓墨重彩呼应。可谓传统中富新意,豪放中有法度,泼辣中见细微,朴拙中寓真情。
从赵占东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他是一位事业有成的艺术家。在他取得成功、作品受到社会关注时,他不降低自己作品的格调以满足当前艺术市场的需要。他的每幅作品都记录着他探索的历程。他踏踏实实地向他预定的目标前进。
中国的写意花鸟画所以能独立于世界艺术之林,正是由于其为独特的文化所造就、独特的品质而存在。尤其是它笔墨的自由奔放、多变,富有本土文化的内涵。所以中国画家应该站在时代文化发展的层面上,以开放的胸怀对待传统文化的延续和对待外来文化的开拓,有选择地为己所用,并以此来丰富当代写意画的表现语言,体现出时代的需求,既不是对传统文化的削弱,更不是替代或同化。如今快节奏的现代生活,社会分工的日益精细,艺术也极大拓展了原有的传统,变得丰富而多元。当今的人们至爱历代花鸟画大师留下的精品佳构,更期待当代的花鸟画大师的出现。有评论家断言,当今社会出不了绘画大师。我不敢苟同。因为,我们的时代是伟大的时代,是信息网络极为发达的时代,是经济飞速发展的时代,它有着历史上各朝各代无与伦比的天时、地利、人和,如果艺术家们都能像赵占东那样脚踏实地耕耘,殚精竭虑地创作,大师就一定会在他们中间出现。让我们翘首以待吧!

花鸟画的恢宏的气度、雄强的笔墨和强烈的个性如何体现?这是我和黄多良共同思考的问题,而谢稚柳先生说,花鸟画要无不尽态极妍,生面别开,笔墨华滋,
浑然天成,墨气淋漓,潇洒清新、厚实灵动、相映成趣,也是黄多良所努力去做的。一个人需要在自己所爱的事业中跃跃然跳出樊篱而有所想法,而努力寻求个人的
绘画风格语言、艺术图式的理念,我相信黄多良也是这样的人。

  有着悠久传统的中国花鸟画自成体系,是世界艺术之林的一朵奇葩。就花鸟画的题材内容来看是极为广泛的,可归纳为花卉、翎毛、走兽、蔬果、鳞介、草虫、器物、树石等等。还包括与动植物生长、生活有关的一切环境,如坡石水口、林莽草地、巉岩巨石、池沼溪潭、篱落棚架,以及四时、四季、日月、阴晴、雨雪、晨夕、可以说自然界的一切几乎都属于花鸟的表现范畴。

关注花鸟画世界的写意整体,而不拘泥于色彩对比,这是印象感知的又是心灵表现的绘画意境追求,每个人力图运用传统的意境笔墨语言创造一种新画面,打开一个新思路,黄多良也是其中一人,他热爱生活,怀抱理想,在画中看到了充满激情和浪漫感性。

  如果只从题材内容来认识中国花鸟画,尚不足以理解其全部内涵,为什么花鸟画在中国能发展为独立的画科,千余年来受到中国人们如此的钟爱,隐藏在其中的内在因素是什么?花鸟画在表现客观的花鸟之美以外还有何种意义呢?其独有的价值是什么?自古以来,中国人对大自然深厚感情由生活的关联,演变成艺术上的表现,大量描写山川树木、花卉禽鸟的山水花鸟画,构成了人们精神生活和文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中国画家笔下,是借助花鸟形象来反映所思、所感、所悟,花和鸟以及一切自然景物的形象,只是表现人的情感的丰富语汇,观者则是沿着生机勃勃的画面所提示的方向去体悟。画家通过构思、精湛的笔墨、灵活的艺术处理手法去表现自然和人的情感之间关系的推移,使人、自然、社会融成一个整体。历史上花鸟画所取得的艺术成就是非凡的、独特的,具有深层的审美价值和广泛的群众性,而成为中国画中最普及的画种。并在中国画的发展进程中独立高标,经常处于领先地位,起到了推进中国化发展的作用。

黄多良他在稳步地前进,画得愈来愈潇洒、愈来愈精妙。有传统功底又有现代意味,是他对花鸟画创作的个体理解。

  从远古彩陶、殷周秦汉青铜器、汉画像石上的动植物纹样,到唐代出现的大量以花鸟为题材的作品,可以看到我国先民和画家们对草木鸟兽的挚爱。到唐代中晚期,花鸟画已经成熟,历史上记载着薛稷、边鸾、滕昌祜、刁光胤等一代大家。五代时期的徐熙、黄筌,以不同的技法和个人风貌开创了花鸟画工写两大主要体系。工笔花鸟画勾线、晕染、填色为主,造型严谨、工整。写意花鸟画以水墨淡彩方式,重意境,讲笔墨。文人水墨画的兴起,使花鸟画更重精神性,精到的笔墨技巧和优美的抒情方式使花鸟画日臻成熟,并孕育着新的发展。明清以来直至近百年,形成了中国画的一个新的高峰。

黄多良我没有见过,只是从他的画里读到了他的画境然后探之心境。我想画花鸟画,非静无以宁神,神不宁则笔难精,画难工。而线条流畅,无阻无滞,笔笔见精神,让人看着舒服,精神愉悦,这就是中国画的精神风貌。中国画从
古代开始就一直是从临摹入手的,传统的中国画教学方法也是强调从临摹开始,结合写生把中国画的物像和心像表现出来,中国画强调的是格调和精神。从大体上来
说,中国画的语言写意的,不是对事物的客观描绘,而是用色彩和线条相结合来表现意象的精神产物。中国画是传情的,是把作品中的精神与美好的意境传递给欣赏
者,从精神上来说是自由的,是在充分理解和掌握“中国画”这一传统精神上的自由,是心驰神往的,有人说“书为心画”,那么可以这样说,“画为心声”。往往
在内容上传递出一种心灵深处的东西。黄多良的画又有所理解和探索,他向着体现出中国画特有的格调和精神出发。也就是中国画的诗情画意,余味无穷。

  清明以来直至百年,形成了中国画的一个新的高峰。各具风貌的花鸟画家使这个高峰辉煌灿烂、青藤、白阳、南田、老莲、扬州八家、赵之谦、任伯年、虚谷、这些闪光的名字发聋振聩地激荡着中国画坛,那奔放的思想和时代的情感倾泻在花鸟画作品中,那精妙的笔墨,深刻的意趣,强烈的精神性和哲理深度,使花鸟画较早的步入了现代,以至当今仍然闪烁着明亮的光芒。近现代齐白石、于非闇、陈之佛、潘天寿、李苦禅、郭味蕖、王雪涛、朱屺瞻、唐云、俞致贞、田世光等一批优秀花鸟画家,在新旧社会交替,新旧文化变革的时期,他们是传统花鸟画的继承者,又是新花鸟画的开拓者,他们的艺术成就代表着这个时代的最高水平,勇敢地承担起承前启后的重任,为当代花鸟画的进一步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

写生是画家的必修课,到大自然中去,师物造化。也成为激励每个画家创作的铭言。他一有空就到大自然中写生,努力捕捉大自然中美好的瞬间。并成为他创作
的源泉。临摹师古是功夫和技法的必然条件,在临摹中提高了技法并能运用于自己的画作之中,写生提高了他的观察能力,这两者结合成他以生活中的形象为题材的
一系列花鸟画作品。

这种人见人爱的作品创作来源于他对花鸟画的永恒的追求和不断的探索。黄多良的花鸟画继承了传统花鸟画法,又加入生活中的写生,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形成了一种清新自然,典雅大方,意境悠远的艺术风格。充满了无限的自然情趣。

  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近些年来,中国乃至世界的文化格局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经济的腾飞、新的文化需求的高涨,面对外来文化的挑战,也必将促使中国画在一个新的平台上迎接新一轮的文化竞争。花鸟画也不例外,花鸟画家们在艺术思考、艺术表现方面都有着很大的变化与发展,超越了传统、走向了现代,使这一古老的画种在开放的时代氛围中绽放新的异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