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法华人艺术家严培明的单色随意

有一种天空,是可以让人感动而震慑的。见到李博的《风情牧曲》系列,第一时间便是被他色彩梦幻、空旷辽远,气势磅礴的天空所吸引,尤其是把人物置入在那种空阔和深具苍茫感的高原天空之下,通过物像的引申把画面提升到更深层次的人文关怀上,个体命运在现实处境中的渺小感和脆弱性在画者的笔下显露无遗。李博不善言辞,却于绘画用心极深,在他朴素而纯粹的生活表象之下,蕴藏着极为澎湃、缜密而感性的思考,那是一种会发光的力量,让你无法忽视的灿烂。

今年2月在卢浮宫举行个展时,他为蒙娜丽莎送葬;日前,在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他又用单色描绘童年的风景旅法华人艺术家严培明的笔下,死亡、美钞、父亲、自画像是经常的题材。

张峻明是我接触的画家中最为朴实、最不爱说话、最勤奋创作的一个,也是虽然接触时间不长,却一下子就能近距离对话和真心交流的一个。更是一个有思想、勇奋进、高理想、大作为的一个。最近几年,他的油画风景频频参加中国油画学会等单位主办的全国性重要展览,获奖并被中国美术馆、中央美院以及法国等重要艺术机构收藏,可谓硕果累累。2002年参加建军75周年全军美展并获铜奖,2003年参加第三届中国油画展,2004年城市方向个人作品展,2005年参加自然与人当代中国画油画风景大展、写意平遥中国油画大展、视觉惊艳上海青年美术大展,2006年参加精神与品格中国当代写实油画研究展、《北京风韵》系列作品展城池漫游,2007年参加《北京风韵》系列作品展山水移情、中国青年美术家新农村采风画展、建军80周年全军美展并获铜奖、融合与创造中国油画名家学术邀请展,2008年5月参加中国油画写生作品汇展和即将举行第三届全国青年美展等。看似默默无闻的张峻明一下子红火起来,用一鸣惊人这个词来形容不算过分。
其实,我所认识的张峻明是一个非常老实厚道、寡言少语的人。记得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油画作品是去年4月14日在特米斯艺术馆举办的他个人画展上。当时,我很认真的看了他所有的参展作品,感觉画得非常好,画面宁静,恬淡,有个性,有开拓,题材有新意。画面大多描绘的是冬景与残雪,也有一部分写生的小风景,画展名字叫做新乡土写实油画作品展。当时他本人也在展厅,因为是第一次接触只寒暄了几句,并没有深入的交流。但是,他那谦虚诚恳的对人态度与写实的绘画技巧和朴实的画风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一个画家能够让人看到他的画一下子就能记住而难忘是很不容易的。2008年5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中国油画写生展上,我又看到了他的作品《黄河乾坤弯》,同时也见到了他本人。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他很客气、真诚,既谦虚又很认真的让我给他的画提意见,并且经常短信交流。当我与他进一步交流后发现,他正直的为人方式与认真的做事原则让我一下子就把他的名字记入了我的优秀艺术家档案库。我觉得必须登门拜访他,就专门抽出时间去了他的画室,认真的拜读了他更多的精品,并且也更加了解了他的艺术人生。
首先,张峻明是一个典型的新现实主义油画家,是一个极富抒情的风景油画家。观看他的油画风景,画面中浓浓的乡土气息会让你感受到乡村田园的幽静恬美,给人带来愉悦的享受,让人留下美好的回忆。如他的《残雪》系列作品,可以说一幅幅画面都是在诉说着一个个冬天里的美妙故事:那风景里有他童年记忆中的梦幻;有他少年时期的憧憬;有他对大自然的思考;更有他写生、奔波、跋涉的艰辛。看了他的风景,不由得让我浮想联翩。
张峻明的油画风景创造了一个静谧的艺术世界,看了他的画,会让你面对当下浮躁喧嚣的现实世界感到厌倦,会使你零碎散乱的心绪归于平静。当前的绘画界,可以说由于利益的诱惑与驱使,大多画家都耐不住寂寞,更有不少画家是利欲熏心,不思进取,艺术上一味模仿抄袭别人,不深入生活,不讲求学术,没有对待艺术的真诚。尤其是当代某些所谓新锐画家,可以说不谈艺,不论道,浮躁难安,要么去为了挣钱而去炒作自己,要么是想方设法故弄玄虚,虚张声势,绞尽脑汁地琢磨着如何使自己的画尽快变美元,要么为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而不择手段。正是在很多人都在为钱忙碌、自我膨胀到极点的时候,张峻明恰恰却是在默默的探索着,辛勤的耕耘着,踏实的实践着自己的艺术理想。他甘愿寂寞,耐得孤独,勇于沉潜自己,十年磨一剑,终于换来了他今天丰硕坚实的艺术果实。
作为外来画种的油画传到中国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在这百年的发展过程中不乏大家,并且在风格语言、绘画题材与表现技法等方面都已形成了非常完备的体系。作为一个当代青年油画家要想在某一个方面有所突破,其难度是可以想象的,除了具备丰富的艺术修养、掌握高超的艺术技巧外,在勤奋刻苦实践的同时还要有天赋与悟性。在这些基础上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画家的创作母题,即一个画家在绘画作品中所表现的对象与题材的选择。张峻明找到了他自己的绘画源泉与创作主题,那就是他的家乡,画他家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和他往来与北京和家乡的高速公路。
作为一个从山西大山里走出来的油画家,作为他所热爱并养育过他的这片热土,张峻明对她有着深深的眷恋之情,作为一个画家特别是一个风景画家,没有理由不去用自己的画笔去描绘去歌颂他所熟悉所热爱的家乡热土。这正是张峻明的绘画作品感人至深的地方。因为一个画家一定要画他所熟悉的题材,一定要带着感情、用心去画,只有自己先感动,画出来的画才能最后感动别人。张峻明就是这样一个用真情打动人、用真心去画画的好画家。
清代山水画家石涛说过笔墨当随时代,这句话同样适用于作为油画家的张峻明。因为尽管他画的是油画风景,用的是油画笔墨语言,但是同样具备时代特征:一,张峻明是一个典型的当代具有东方审美情调的油画家;二,张峻明的油画风景有着丰富的个性语言。不同的是石涛所说的是中国山水画的笔墨,而张峻明是用了西方的油彩笔墨,尽管表现形式不同,但审美主张与艺术内涵具异曲同工之妙。
张峻明是一个勤奋而执着的油画家,更是一个有着强烈责任心与时代感的油画家。他所表现的风景都有着鲜明的时代特色,如高速公路,太行积雪,山村小景与山西的农家小院等。他是怀着对家乡的深情厚意在讴歌他家乡新时代的新变化、新气象、新面貌,在描绘着家乡的新景观、新生活、新感受,在诉说着家乡新时代的变迁,他是在通过他的画笔呈现家乡时代的美景,展示家乡的新时代风貌。
南朝宗炳在《画山水序》中论述画山水画可居可游,把山水画家的创造性表现称之为卧游山水,畅神说是他山水画的最高追求,是山水画家的一种至高境界。我看张峻明的油画风景同样可以用卧游与畅神来形容,他的油画风景同样达到了这种境界,同样可以让人走进去,同样的可居可游,同样抒情传神。比如你在欣赏他的《残雪》和《城市方向》即高速公路等系列作品时,就会有一种强烈的身临其境的感受,画面似乎有着强大的吸引力,会让你进入到画面里面,或者感受冰雪在融化,或者让你会觉得已搭上画面中的快车在高速路上驶向你的目的地。
张峻明的油画风景可以分几个主题系列:《解冻》系列、《冰点》系列、《城市方向》即高速公路系列、《残雪》系列与写生系列包括风景、人体与静物等。从这几个系列作品中,我们一方面看到了他扎实的造型功夫与坚实的绘画语言,一方面也看到了他的艺术追求与价值取向,更为难能可贵的是我们从他的绘画里看到了他作为一个中国油画家的审美取向与当代画家的责任和担当。
张峻明是一个不满足自己而在题材与表现领域有所突破的油画家。除了他原来创作的《残雪》与《城市方向》系列作品外,最近,他又发现了新大陆,在画一个《老工厂》系列,我有幸先睹为快。《老工厂》系列画面基本上是深黑与深灰基调,以表现六十年代三线厂房内景为主,以表现那段历史沧桑感为思想主题。我知道,他是在表现与重塑历史,是在记录与再现历史留下的空间,他是带着沉重的历史感,带着强烈的民族自尊心与一个当代艺术家的责任心去表现与描绘这一主题的。
张峻明是一个唯美主义者,更是一个理想主义画家,你看他的《城市方向》系列作品,那画面中奔驰的列车正承载着他艺术的理想驶向丰收的前方。我祝愿他脚下一路坦途。

“风情牧曲”:童年的记忆与色彩

澳门网上游戏赌场,他在画布上用大刷子大力地刷的时候,有时让我想起波洛克。他将自己的生命融入了创作当中,我也不清楚他的绘画风格是具体还是抽象。旅法华人画家严培明的个展童年的风景正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举行,该中心的馆长杰罗姆桑斯这样来评价与自己熟识了20多年的老朋友的创作。他是唯一一个在卢浮宫举行个展的人,他的展厅就在蒙娜丽莎陈列展厅的隔壁。而严培明自己对自己的评价很简单,我永远是一个画家,很自我,画室里是我最开心的地方。

心理学研究认为:“童年之所以是人的一生中重要的发展阶段,这不仅仅是因为人的知识积累中有很大的一部分来自童年,而且更因童年体验是一个人心理发展的一个不可逾越的中介。”李博从小在青海出生和成长,和高原的风一起奔驰一起高飞,在那片浩翰无垠的湛蓝天空下,李博的童年记忆充满着温暖的色彩和纯粹的风情。他对绘画的热爱几乎不用任何的理由,因为装载着天空和色彩的高原大地有他需要的一切颜色。

童年的风景:单色的记忆

或者是知识分子间的惺惺相惜,毕业于交大管理系的父亲身边总有很多知名画家聚集,耳濡目染间,童年时期的李博,便已深受其艺术氛围的熏陶和影响,立志要成为一名画家。李博7岁时,便正式叩头拜师学画画。
“我第一个正式磕头拜的老师是韦振江,现在也70多岁了。我经常跟着老师们出去写生画画,帮他们挤颜色。韦老师画的天空、牦牛、云彩,碰撞感非常强烈,我画天空就是传承他的,这些天空都是儿时的记忆。”

童年的风景和严培明大部分作品一样,都是单色大幅肖像。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些肖像没有画在画布上,而是画在旗帜上,尤伦斯的展厅中为每一个孩儿面旗帜都特别架设了鼓风机,走进展厅就有呼呼风声,好似童年的梦境在呼唤人。用旗帜的灵感最早来自于2006年在西班牙赛维利亚举行的西班牙当代艺术双年展。

“我很想做一个纯粹的自己。”
“纯粹”一词反复被李博提到。在纯粹的年代热爱上纯粹的绘画,李博内心的那份可以渗透颜色的透明感亦不掺杂任何繁复。“小学毕业后离开青海回到山东,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拿起笔画画。高一开始参加艺考美术班,开始真正进入系统学习。那个时候条件很艰苦,但艺术也很纯粹的。大家听着摇滚喝着啤酒画画,氛围很浓厚。”

他们给了我一座桥,我是个艺术家,给我一座桥做什么?我一个人在桥上踱来踱去两天,才看到河对面有杆旗。他于是做了很多面旗,用水彩画了骷髅、美钞,丝网印刷到了旗上。前两天都没有风,正式展览那天,来了台风!说着他笑了起来,不无得意。而对他来说,尝试各种媒介,并不能影响他对自己的定位,我永远是个画家。没必要把自己框那么死,绘画不是形式,凡事要想简单一点,我是一个油画家,也可以画别的,没有什么规矩的。他最早的时候学水彩,但是总是不能做到老师的要求,于是放弃了,专攻油画。2006年的时候,我又一次拾起水彩,觉得这种语言太棒了。他的水彩画有非常不规则的边缘,我的老师以前就说不能这样,我觉得无所谓,自由地画出来就是这个效果。

韦振江是李博生命中一个重要人物,可谓是一直贯穿着他成长中的点滴。在李博的内心,韦老师既为严师更是慈父,在寓教于严的恩师这里,李博更坚定了要画画的想法。“高二时家里发生了大变故,父亲不在了。这件事给我一个很大的震撼,就去找韦老师要学画画,他把我当成儿子一样带走了。但在画画上对我很严厉,每次我画的时候,如果不能令他满意,他经常会用一口很浓重的陕西话教育我。”

凡事简单的态度,从他在上海的童年时代就开始了。我小时候就喜欢画画,那时候最大的梦想是去电影厂画海报。但是我又想,万一不成功怎么办?当时街上有那种画死人照片的,我觉得也不错,而且更保险,只要有死人,我就有工作,很棒!永远都有死人,我就能养活自己。
严培明开玩笑似的说。而最终他选择了去法国学习绘画。

天空之于李博,是他灵魂深处的颜色慢慢给予的光亮,也是童年光景所带来的生命体悟。李博的“风情牧曲”系列,自然、壮美、淳朴、空旷遥远,天空下重叠的色彩在彼此之上流动,明晃晃的金色和梦幻的蓝色系列交互反射,把观者的目光引入画面的焦点中,就好象我们迈出的每一步,都有着流动的色彩和扑面而至的云彩。牧羊的藏民在高高的澄天之下,有力地反衬着自然的博大和物像的渺小,心中突然觉得有某种东西颤动,不可感知,也无语言说。那一幅幅带着强烈童年记忆和色彩的画作,是每个人心中一个沉睡而静止的童年画面。

我画画很随意,看到场景就画,一般一幅画两三天就搞定了,语言简单就行,不要啰嗦,不要想太复杂,想太多。他曾经在法国第戎美术学院教授美术多年,我永远教学生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选自己最喜欢的事情去做,就是最幸福的。

“高架桥”:城市的素描

编辑:admin

李博大学毕业后在上海工作了两年,地处上海这座繁华闹市,让人产生着寂寥与陌生感。人际间的繁复和城市人的呆滞、一成不变,让李博感觉到城市所渗透出的复杂情绪体验,也让他有了收集城市素材和创作的想法。“在城市里,人与人之间都是快速交流和快速遗忘。所以我产生了创作的一种想法,如何来表现这种想法呢,就通过高架桥,通过人与人之间这种呆滞的东西。”

“高架桥”是现在都市的标志,一条又一条交错的高架桥象一些硬杠杠,坚决而生硬地把生活在城市中的人隔离开来,走向更深层的“陌生”与“寂寞”,李博把这些感受逐一画入了他的“城市语言”系列。“我们现在的社会文化最直接的是浮躁,人与人之间浮躁,怎么样把这些浮躁的东西去告诉别人,成为你的语言。这个就是我一直在探索的过程。做城市系列的时候我就是想把这些浮躁陌生的东西表现出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