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6664066.com 4

性格与爱—有名旅美乐师李自行建造画作在厦巡回展出【www.46664066.com】

www.46664066.com 1

www.46664066.com 2

www.46664066.com 3

       
进入2010年,高泉强55周岁,正在筹办自己人生中第一次个人画展,时间是4月2日到12日,地点在西湖美术馆,计划展出上百幅中国画作品。

www.46664066.com 4

闻立鹏代表作《红烛颂》

  接下来,老高打算以一年两次画展的频率先在浙江做个人作品全省巡展。省内巡展之后,差不多五年时间过去,他的目标是在上海美术馆和中国美术馆分别做两次个展。上海和北京,分别是个展的顶点,预算他都做好了,差不多每次50万元到100万元,挺贵,但是值。

李自健,著名旅美画家。在巴西、南非、泰国、马来西亚、秘鲁、智利、印尼等许多国家,他写下了第一个中国画家在该国举办大型油画个展的历史记录;他特别受邀为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绘制纪念肖像,由此成为第一位为联合国秘书长绘制纪念肖像的亚裔画家;在其所张扬的画艺理念和艺术旗帜中,民族自强与人性真善始终流转其间,指引着他挥毫泼墨……“人性与爱·李自健油画祖国巡展”自9月30日在美术馆展出后,吸引了一批又一批观众前来参观,每一位参观者,无不为眼前的作品所震撼。

1939年闻立鹏与父亲闻一多、姐姐在昆明。

  过去十年:品牌从无形到有形

230余幅力作,占据二楼3个展厅,如此大规模的个展在厦门美术馆展出,尚属首次。此次展览将持续至10月29日。昨日,从美国飞抵厦门做短暂停留的李自健告诉记者,28日下午,他将在现场与观众互动交流,和大家分享自己的创作经历和心得。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闻立鹏是闻一多先生最小的儿子,在油画艺术领域成就斐然。作品多次出国展出,早在1988年,巴黎国际艺术城为其举办个人画展。他的多幅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日本福山博物馆、台湾山艺术文教基金会等收藏,他的油画《红烛颂》获第五届全国美展三等奖。在创作、教书育人的同时,他还出版了《闻立鹏文集》等近百万字的美术专著和论文。

  老高是杭州人,1955年出生,16岁中学毕业就去遥远的内蒙古插队当知青,一去八年,性格中自然带上狂野不羁的因子。回来后,先读中专,然后1983年考入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工艺系。再后来,他任教于中国美院环境艺术系,并担任中国美院艺术品进出口公司艺术部经理、中国美院环境艺术设计研究所副所长等职。

从1992年开始,李自健和他的画云游世界30多个国家,绕了地球三圈半,这在当代艺术家中也是屈指可数的。为何要举办这样一个巡回画展?李自健说,展览主题“人性与爱”,这几个字在今天是非常重要的,作为一个艺术家,我是用一生的努力在展现这几个字的精神,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作品的一大主题就是“人性与爱”,想通过这个主题,传递我的精神,唤起世界上更多的人对人性的关爱,对生命的理解和尊重。

因正准备作品的巡展,闻老的时间紧张,本报记者与他的约访地点最终定在了他一位老朋友的画展上。4月下旬的一天下午,在中国美术馆,记者见到了这位86岁高龄的著名油画家。头发仅仅花白,摘下了银白色镜框的眼镜,他正在近距离认真观赏老朋友创作的油画。他的个子并不高,但背脊挺直,岁月磨砺沉淀而成的儒雅独特的气质更让人印象深刻。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人人都在下海经商,很多公司开出来,都需要企业形象策划。大地广告由此应运而生,老高一直在幕后做隐身老板。一直到2004年,老高脱离中国美院,告别隐身状态,全身心投入公司业务,生意越做越大,四处抛头露面。用他的话说,这叫“不得不走上前台”。也是在这一年,他被评为“中国十大CI设计专家”、“首届中国广告业十大坐标人物”。

事实上,这项浩大的“艺术行为”工程,完全由李自健本人自主、自费、策划、组织。“我办画展,不是为了赚钱。”李自健坦言,“人性与爱”是我画画的灵魂及一生的价值追求,我在用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从办画展开始,也不时有人提出质疑,认为我自己掏这么多钱办公益画展,不是为名,就是为利。其实,只要有人能来看展览,从作品中获得感动,获得领悟,受到教育,这就足够了。他们怎么说,随他们吧。“目前我有足够的钱花,在业界有知名度,无需用炒作等方式来提高自己的名气,再获得巨大利益,就像我的自传《我是“犟骡子”》一样,我认定的事,我会一直坚持下去。”

在一间会议室,他向记者娓娓讲述了自己的艺术创作之路和人生之路。也许时至今日,他仍然无法诉诸语言来表达父亲被暗杀的沉重打击在其心头激起的巨大震惊和伤痛,但他所创作的油画总是充满着向往宁静的崇高,追求悲剧性的英雄主义。在他起伏和动荡的人生中,他也从未放弃对油画艺术的探索。回望过去,他只用朴实的语言自述说:“寻艺问道仍在艰辛途中,夕阳无限好,我心依旧,但问些许收获,莫问艰辛耕耘。”

  老高的生意就是替企业解决形象问题,1996年,马云的中国黄页也由大地广告做过形象策划。进入新世纪,大地广告开始转型:由原来简单的企业形象策划和平面设计开始转向企业品牌思想体系建设和品牌服务。这种变化,其实正顺应了很多企业日渐旺盛的发展需求。2000年以后,大地广告和浙江龙盛企业深度合作,帮助龙盛从形象营销转向品牌营销,帮助龙盛树立良好的企业社会形象,清晰企业的责任和价值。2004年,龙盛成功上市,大地广告起了很好的助力作用。

●在父亲的影响下爱上画画

  巅峰时期,大地广告年销售额做到了接近两千万元,日子过得相当不错。看着广州白马、南京大贺、上海分众这些广告界同行都上市做大,老高也野心勃勃,曾一度考虑过扩大规模让公司上市,为此在省内宁波、绍兴、建德、安吉、台州等地都设立了分公司,一切业务加速运转。一直到金融危机出现,才狂心稍歇。

记者:您的父亲是著名的闻一多先生,您能谈谈您父亲对您的生活和艺术的影响吗?

  不过,他一直“身在曹营心在汉”——他的人生理想就是画画,他的成就感与愉悦几乎都来自于创作。所谓生意,不过就是为了满足生存的尊严而已。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他认为自己在生意与创作两方面都“不务正业”。

闻立鹏:父亲对我的影响很大。父亲原来学的就是美术,他1922年7月赴美留学,先后在芝加哥美术学院、珂泉科罗拉多学院美术系和纽约美术学生联合会接受西洋美术教育。同时他也写诗,1925年回国后,他在北平艺专任教师兼教务长。不过回国后父亲便把主要的精力都投入到写诗上了,从小培养我们对诗歌的兴趣。

  用生意换来创作上的自由自在

父亲喜欢篆刻,在昆明时,为了养家他给人刻印的微薄收入补贴家用。他雕刻时,我都会好奇地在他身边用心看。他鼓励我画画,并准备请他艺专的学生教我绘画,但因时事动荡,这一计划一直没有实现。在父亲的影响下,我开始对绘画产生了兴趣。但我并没有直接得到父亲在美术方面的指导,更多的主要还是艺术氛围的熏陶。

  比起生意人,老高更在乎自己是个画家。比起画家,老高更在乎自己是个艺术家。他不希望自己的艺术身份被现实生活过滤掉,也不希望自己的艺术天分被人们遗忘掉,所以他以一种斩钉截铁的态度选择了回归艺术,开始专注于创作。

父亲对我影响最大的是他为了民主壮烈牺牲。正是父亲以他悲壮的人生影响到我的人生观念,引导我走上了学习艺术的人生道路。后来,我看了很多父亲的书,他有很多关于艺术方面的理论和文章,虽然很多说的是诗,但艺术是一回事,对我很有启发。

  自幼学习中国画,1980年开始中国画创作。曾师从包辰初、姚耕云先生,同时也深受陆俨少艺术思想的影响,多年来老高一直坚持写生、创作。2006年出版《高泉强画集》,其中收录的是1998-2006年间的作品。这个创作期,与他的生意完全同步,看起来,他压根儿就没放弃过画画这件事。

记者:您是因一盒水彩颜料才真正进校学习绘画的?

  不过,显然精力是不够的。他给自己的时间大致作了一下梳理——

闻立鹏:1947年,16岁的我乔装探亲的老乡,离开北平,自天津过封锁线,徒步赴晋冀鲁豫解放区。过关卡时,必须轻装,身上行李能扔的都要扔掉。因为小时候喜欢画画,有一盒马头牌的水彩,怎么都舍不得扔掉。到达北方大学后,院长张光年看到我随身携带的这盒12色的水彩颜料后,问我是不是喜欢画画,我点了点头。不久,我被送进北方大学美术系学习。1949年美术系与北平艺专合并,成立国立美术学院,1950年更名为中央美术学院,我成为该校第一批美术干部训练班学员。

  最早开办公司时,面对巨大的生存压力,画画几乎搁浅,画家高泉强“失踪”了;解决生意上初步的生死问题后,开始二八开,两成时间画画,八成时间生意;到温饱已经不是问题的时候,画画和生意一半一半,只要回到家拿起画笔,立刻把全部生意挡在门外,有事情请明天到办公室来谈。

记者:您夫人张同霞教授也是中央美术学院的,您与夫人是怎么认识的?她对您的影响和帮助大吗?

  一直到2008年,老高让28岁的儿子接任自己在公司总经理的职务,自己只做隐身董事长,开始退隐生意场。画画这时占了他八成以上的时间,另外两成时间也不直接做生意,主要是教儿子怎么管理公司业务。

闻立鹏:她现在是研究中国美术史的,1949年她到华北大学美术系学美术,中央美术学院成立后转入该院也师从罗工柳、李桦学绘画。我们在一个班,她也画画,我也画画,因画结缘。

  关于赚钱这件事,老高看得很通俗——

在生活和创作上,她对我的帮助很多,我在创作和写东西时,都要给她看,征求她的意见。我们合作的壁画《红烛序曲》获首届全国壁画展大奖、中国闻一多研究学会荣誉奖。

  “我开公司就是为了满足我和家人的生活所需,但我最大的幸福感还是来自于画画。今天,我可以在纸上肆无忌惮地表达自己,那是因为我已经不存在生计问题,不用在画画上去讨好谁,甚至我也不用去讨好市场,我只要讨好自己就行了。可以说,我用生意给自己换来了创作上的自由自在。就这点而言,我与很多别的画家有所不同。”

记者:您在解放区时就师从罗工柳、王式廓两位油画大家,后来在中央美术学院时也是,他们对您艺术创作的影响大吗?

 

闻立鹏:影响最深的就是这两位恩师,对我来说他们是真正的启蒙老师。我十几岁到解放区后,最先接触和指导我的就是他们,因为还小,比较想家,他们待我如父兄一样,不仅在艺术上,而且在生活上也很照顾我。一直到后来,我接触最多的也是他们。我很幸运地留在北京,留在他们身边。可以说,他们对我的影响是全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