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意·想画

 

博天地之灵气,倾万种之情怀,以圆浑之笔墨,言无形之意象,生发气韵生动之意境,此品中国画笔墨等于O。质无形怪,堆积水墨,山无形,水无曲,人兽为刍狗,天不知何物,圣人不知为何,无笔无墨无意境。此品无价值,不论。然为反衬中国画笔墨之玄妙,故列文首。
《周易系辞上传》曰:蓍之德圆而神。蓍:蓍数。德:性质。圆:圆通,含反复变化之意。吾国先哲言道体道妙,亦以圆为象。皇侃《论语羲疏叙》说《论语》名曰:伦者,轮也。言此书羲旨周备,圆转无穷,如车之轮也;又曰:蔡公为此书,为圆通之喻曰:物有大而不普,小而兼通者;譬如巨镜百寻,所照必偏,明珠一寸,鉴包六合。《论语》小而圆通,有如明珠。道家内炼境界多称作虚空圆明,故后世丹经中常用○的符号代表无极。唐道士成玄英直接提出,无极,道也,如来观地、水、火、风,本性圆融,周遍法界,湛然常往。朱子《太极图说解》曰:○者,无极而太极也以圆象道体。道士潘师正曰:夫道者,圆通之妙称,一切有形,皆含道性。然得道有多少,通觉有深浅。虽复冥寂一源,而亦备周万物。
善画者以○言道,有形意并生之妙。人文之元,肇自太极。○作为太极内涵的延伸,凝聚了古民贤者的睿智、哲学思想和圆成审美意识;○作为中国传统艺术意境深层结构中大宇宙生命之美,包涵了丰富的哲理和品味不尽的巨大思辨内涵。鸟鸣珠箔,群花自落,是意境表现的圆成。中国画意境完成深层结构圆成之美,笔墨迹化,转隐于画面宇宙万物之中,画面自然圆合。笔、墨二役成为意境之素,就有了生命价值,作为小乘圆满,自然为○。意境是山水画的灵魂。以形媚道,标致着它的成熟。得意而忘象,得象忘其笔墨就是意境魔的作用。画家用笔墨构造了一个有形世界,同时这个有形世界又映幻出一个无形世界。有形世界有目共睹,无形世界因人自得。有形世界与无形世界的自然合一,构成山水画的意境。意境诞生,令人神往的象跃然绢素之上。这种具有深层圆成之美的神品,以其强烈的意境魔力,入主出奴,组成有形世界的笔墨转化隐藏。这是最高灵境的启示,是大乘圆满。能使欣赏者忘其笔墨,心品味象,才是真学问,大艺术,才是中国山水画的正宗,故凡此品皆可以圆形象之。
反顾上述,可以得出下列结论:
一天人合一,神遇迹化,意与景浑,生发境界和意境。
二逸品,对画家有四点要求:德才兼备。得笔墨之妙臻。神工般表现手段。诗人情怀。
三逸品内涵:艺术境界、意境、笔墨三大味素。 由以上三结论推出:
1.中国传统文化+感悟自然、感悟人生=铸成画家的艺术品性。
2.画家视笔墨为二役,且以自身修养、情怀、艺术品性为酵母,促使笔墨显现出种种味象。笔墨概念涵义发生质变。
3.境界和意境中含笔墨味素。笔墨组成物象,就有了新的生命和品性。
因此认为:下列七种条件,是导致中国画笔墨等于○的重要因素。
一、艺术境界中没有笔墨概念。 二、意境生发,笔墨自然隐藏。
三、笔墨自身的性质,决定了它的从属地位。
四、画家素质修养过程,就是笔墨形态、意性、内素的改造形成过程。单纯的原始的笔墨概念,已经质变。
五、创作过程,画家心中没有笔墨意识。 六、自然造化,导致笔墨重组。
七、○与笔墨。
以下分别论证:
一、艺术境界中没有笔墨概念。艺术境界是思的结晶。思:心上田。田无垠,大鹏展翅九万里,境界也。
艺术境界玄妙横生,充满了虚拟的想象。一念即出,万象盈生,象象重重,映出新境。象与美的神、诗的意遨游同畅。艺术境界的制造者观而觉悟,为之一惊,深感莫名其妙,又不能自圆其解。笔墨之神奇,意外之象的闪现,出乎制造者的想象。然观其境域不见笔墨之影迹,开启无形境域问其象,象不知笔墨为何物。释曰:象生于意,意生于景,景生于笔墨。笔墨藏于景。境界藏意境,并非在画中。思而有得,得之难言,美味自在其中。
山水境界是无我之境。无我生有我,逸品也。
宗白华在《中国艺术意境之诞生》一文曰:学术境界主于真,宗教境界主于神。介乎后二者的中间,以宇宙人生的具体为对象,赏玩它的色相、秩序、节奏、和谐,借以窥见自我的最深心灵的反映;化实景为虚境,创形象以为象征,使人类最高的心灵具体化、肉身化,这就是艺术境界。艺术境界主于美。所以一切美的光是来自心灵的源泉没有心灵的映射,是无所谓美的。
艺术境界分上中下三乘。大美、大乘;中美、中乘;小美、小乘。大美不言,中美狂躁,小美近功利。
景德传灯录有三境界。 见山是山,见水是水; 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
依然是见山只是山,见水只是水。
王国维《人间词话》中明确指出: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
晏殊词: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柳永词: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辛弃疾词: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画家内练境界,荡尽尘滓物欲,远避嚣尘,养性山中,享受寂寞,净智妙圆,体自空寂,实为艺术之必修,获取境界之必然,是大乘之修。神韵乃诗中最高境界。神:意境,韵:笔墨,组成山水画的艺术境界。山川使予代山川而言也。山川脱胎于予也,予脱胎于山川也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也。画家以心灵映射万象,以胸中之意,手中之笔,代山川而立言,以天地之灵,气贯绢素之上。景、情、气三者入神,俱无俗迹,境界自然而生。其精神驾驭于山川林木之外自脱天地牢笼之手,归于自然矣!自然陶冶画家之境界,画家赋予艺术境界以生命。
画家完成艺术境界深层的创构,传达玄妙的意境,须要经过三个境层:、直观感相的渲染;、活跃生命的传达;、最高灵境的启示。始境,情胜也。又境,气胜也。终境,格胜也。
艺术境界随意境升华,以显其品位。艺术境界中没有笔墨概念。笔墨只有深层面与境界保留着因依关系,然而这种关系也只有美学家才能论及,才能品味到它的价值。故,艺术境界是使笔墨自然隐藏的重要因素之一。
上述言明,笔墨组合的景象天地是山水画境界产生的基础。境界产生于人与自然交融互渗、以画家的意旨构成艺术境界之意境。艺术境界是意境的度量标准。意境之容取决于境界之量。
二、意境生发,笔墨自然隐藏。意境,是艺术家们竭尽心血塑造的精神家园。古今贤者多有论述,且鞭辟入里,然景、情、赋三字涵盖。有景无情,视而未见;有感不赋,视为呆木;赋而无气,笔墨无方;笔墨无骨则无韵,无韵则无气,气从韵出。诗画之难,每难于意境,以往如此,至今依然。技巧娴熟,却空陈形模,于深邃意境之创制,道进乎技之能事,难于企及,向不乏例。
笔墨融和,是对画家表现技能的基本要求。蕴思含毫,游心内运,放言落纸,气韵天成。笔墨作为最基本的惟一的表现符号,在组合景象时,笔生气,墨生韵,画面整体精神圆和,气韵生动,自然而生。
意境是意的结晶。意:心上音。心田无垠且有物,物而丰,意境也。朱自清在《论百读不厌》一文中,一语道破天机:字面儿的影像,就是诗的意境。
意境,因人因地因情因景的不同,现出种种色相。然同一景致,同一地域,因人、情不同,修养不同,故感受也不同。同是人间走一回,酸辣苦甜各有得。象为基础,情为中介,理为归宿是玄生意境的基本条件。以诗为例,如:
元人杨载《景阳宫望月》云:大地山河微有影,九天风露浩无声。
明画家沈周《写怀寄僧》云:明月有影微云外,清露无声万木中。
清人盛青嵝咏《白莲》云:半江残月欲无影,一岸冷云何处香。
宗白华评曰:杨诗写函盖乾坤的封建的帝居气概,沈诗写迥绝世人的幽人境界,盛诗写风流蕴藉,流连光景的诗人胸怀。一主气象,一主幽思,一主情致。形具而神生,就是文外之重旨者也。神领意造,默以神合,仰看白云,俯听流水,冥搜遐想之象。万物皆通幽冥。画家的眼睛,无论从什么角度观察自然、人生,均可得其玄妙,自然充实丰富画家之心境。神遇而迹化,索山之魂于画中,造大象无形之意于至高境界之域,为真得道也。画家天造地设塑造一个深层的象。这个象涵盖了画家全面的学识修养;这个象显示了画家对宇宙万物的深层理解;这个象生发难以言道之意,令人遐思妙想,为欣赏者创造一个无形世界。皆灵相之所独辟,总非人间所有!有形出于无形,无形主宰有形。对欣赏者来说,意境是一个小而无内,大而无外的魔矿,以采矿者的能量而各有所得。对画家来说,隐藏于画中的意境,要暗、蓄、深、远、贵在圆。自然是意境之母。澄观一心而腾踔万象,是意境创造的始基。不难看出,形象以意而精彩,意依形象而幽深。立天地浩然之正气,方显中国画意境之恢宏。前文已述,意境是山水画的灵魂,灵魂之魔生发,万物为役,笔墨概念已不复存在;从玄生意境的基本条件中,得知象是基础,从这个基础面也看不到笔墨的存在。只有在层深面潜藏着一丝笔墨味素。故笔墨组成万物之后,其自身的独立性以完全依附主体,以气韵为主,形模寓于其中。画面圆成,要求笔墨自然无痕。所以意境是笔墨自然隐藏的根本因素。这是因素之二。
上述简言艺术境界,意境乃至二者的相互作用、互为一体的关系,是建立在中国画大系之上的境界和意境。凡艺术均有意境之素。意境是艺术圆成之旨。然中国画的意境象生、境界品位则完全依靠笔墨组成的景象。

用运一法;二色;三格;四意;五想;六品;反应创作画玄妙神秘之哲学思想意境,达到意而非所意,想而非所想之艺术境界。
  
一法:不同创作技法、笔墨手法(大写意、小写意、工笔)。
  
二色:色彩学、色调。
  
三格:不同构思、构图;格调、格局。
  
四意:抽象、夸张幻想、玄妙神秘,意而非所意,非意而意。
  
五想:用道家万物相生相克,自然观哲学思想境界;儒家社会维护、个人修养之社会哲学思想;佛学修言行、修心、惮悟之哲学思想;取百家之想,,用自己之悟,创意想而非所想,非想而想之哲学思想。
  
六品:艺术家之人品、画品、德行、言论。
·想:

2003年6月19日原载《中国文化报》第5版。2007年6月19日重新对部分句段作了润色和调整。新增笔墨意境一章。

 画在于意,意在于心;心在于忍,忍常人所不能忍,忍在干静;由静生悟,悟在于修道,道在于欲念,欲念在于贪,贪在于利益得失,得失在于取,取在于人正;正在于德行,德行在于修言、行之境界;境界在于对人与事,万物相生相克,玄妙神秘意境之悟,明知无为与有为、无己、无名、无功之意。
悟而不悟,不悟而悟,悟化解为思想,运用笔墨之功力和技法之常变,创作画之意境;用无意而意,意而无意,以变而不变,不变应万变,创意不同之画。
  
想由心生思,由思生念,由念而想;想在于奇,奇在于神秘,神秘在于夸张幻想;幻想由灵魂而感触,感触在于生平一事一物之悟,由悟所生奇;奇由想而异常。不同之意题,以不同奇异之构思、精美幻境般探索,创作美而不俗,奇妙中带美,美中带思想之画卷;以画作表述引发读者內心感触,激发人潜在之想象,给予疑问与感悟;人之学识和人生经历不同,所悟所想所反应,索解之含意不同;视角之观察点不同,其想象空间随而变之,所表达之思想情感也不类同。想常人所不能想,集常人所不能悟。
  
意而非所意,非意而意,想而非所想,非想而想;画而非画,非画而画;读人心深处,解万物常变,感人心开悟之哲学意想。